秋水满脸危险笑意:“说说吧,你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怎么喜欢上我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该从何说起啊,纯粹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个鬼故事而已,只能瞎掰了!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你刚才不也说了吗,感情这码事,完全无法控制,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就那样喜欢上你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吗?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娶我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我艹!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谈婚论嫁,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不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太着急了点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愁嫁不出去,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喜欢我的人,能不着急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你妹哦,至于说得这么直接吗!?真娶了你,那我以后还要活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叶凡低头看了一眼秋水胸前傲娇的峰峦,以安抚受到的惊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秋水,事情其实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这样的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凡终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把情况如实说了一遍。



        秋水听完后,恍然,搓着下巴道:“原来如此,那我刚才岂不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帮了你一把,说吧,怎么报答我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我怎么报答你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以身相许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这个,摸你一下,怎么样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秋水笑得前仰后合,胸前一对更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剧烈震荡着,真心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……残忍啊!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个混蛋真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无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摸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还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算了,你再提个别的条件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没想到,记一笔账,以后想到了再找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没问题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真的不想以身相许吧,我其实很想试试那味道,听说很销魂,让人欲=仙欲=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咳咳!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回到狄龙院落时,秋尊正在和狄龙积极沟通,想必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在谈秋水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见到叶凡后,立即满脸黑线,想说什么,但被秋水拉着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和狄龙齐齐松了一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兄弟,苗副会长和鲁森怎么来了,你引过来的吗?”狄龙疑惑问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鉴于身世的问题,叶凡没有说实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打听了一下鲁森的情况,大致有了些了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狄大哥,郑自洁这么急着找金如意,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,就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他知道金皇精的下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也想过这个问题,很有可能,所以,他宁愿拿出墨羽丹,也要拍到金如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心中一喜,如果真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这样,那就好了,说不定可以顺着郑自洁找到金皇精,那五行皇精就有两件有着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,金和水相生,即五行关系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:金生水!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把金皇精和冰皇精都弄到手,那则可以在第一穴位中注入金元素,再在第二穴位中注入水元素,完全开启血脉之力的可能性无疑大了许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凡压住心中高兴,问道:“狄大哥,金如意和金皇精之间,到底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什么关系,非得金如意才能找到金皇精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非得金如意才能找到金皇精,而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只有金如意才能吸纳金皇精的元素之气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狄龙解释道:“金皇精并不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实物,而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屯积在黄金中心的一团至精金气,如果没有金如意,那剖开黄金的时候,至精金气会挥散在空气中,而金如意可以把至精金气吸入祥云内,修炼者再通过金柄吸收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你上次也看到了金如意,祥云上所散发的金色光芒,就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因为曾经吸收过金皇精的缘故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凡恍然:“也就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说,要想吸收金皇精,只有通过金如意过渡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的。否则,即便找到金皇精,也只能干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如此看来,必须把金如意和金皇精全部弄到手,才能吸收金皇精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凡不禁有些后悔了,早知道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这样,就不该把金如意上交星辰阁,现在再想拿回来,那就难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还不知道星辰阁会把金如意弄到哪里去,万一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别人在星辰阁下的任务,那要找回金如意,则会更加困难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哎,头痛的问题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先不说金如意的事,郑自洁真的知道金皇精的下落吗?



        确实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这样!

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郑自洁和范家家主范子贵就在说着这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明显,郑自洁满肚子恼火和郁闷,但没处发泄,只能憋在肚子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闷声问范子贵道:“范兄,现在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范子贵一脸愁容,缓缓道:“鲁深和苗副会长插手了,再想强逼狄龙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重要的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,还不知道金如意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否真的在狄龙手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总觉得八、九不离十,特别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那个保镖的动向,太不对劲了,哪有当晚就消失的,现在又突然冒出来,根本就不像狄龙说的被辞退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再看看情况吧,实在不行,我们就先把金皇精盗回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能这样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郑自洁骂道:“牛沙真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个窝囊废,老兄蛋都废了,他还能容忍,还配当家主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就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指望我们找狄龙的麻烦吗,不过,这事没这么简单,喻狐狸在给他出谋划策,肯定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酝酿杀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郑自洁眉头微皱,看向范子贵:“你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说他儿子牛磊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应该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这样,牛磊只怕会回牛家,到时,狄龙就麻烦了,我们再等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各方有各方的心思,既有台面上的较量,台底下也在较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如郑自洁和范子贵讨论的这样,牛沙在等着他儿子牛磊的到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被鲁森恐吓了一把的喻狐狸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,正语气很冲的问牛沙:

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兄,你儿子那边到底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什么情况,这都几天了,怎么还没动静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快了,不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今天,就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明天,他应该就会回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喻狐狸心中一宽,笑容上脸,语气又恢复到云淡风轻: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狄龙的儿子和叶凡进入倒计时了,如果能把鲁深干掉,那就更完美了,我想想,看看能不能借一把东风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赫,狄家和叶凡的事还没有摆平,这又惦记上鲁深了,真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居心叵测啊!



        真如牛沙说的那样,次日上午,牛沙的儿子牛磊回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前面有说过,牛磊现在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星标宗门地虎门的子弟,先不说他能力如何,光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这身份就够人喝一壶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像,皇宫出来的太监,即便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个小太监,但到了地方上,那也是【最强特种兵王】个人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风雨来袭!



        《第四更到!》

    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
友情链接:中学生阅读网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笔下文学  银行信息港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天涯八卦  三国高校传  首富杨飞  绝世邪神  赘婿  明朝败家子  绝世邪神  励志故事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伏天氏  超级兵王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个性说说  北宋大表哥  小学生作文  作文大全  男性健康